天气预报:
          学校文化  
             学校文化
             校史长廊
             星耀南中
             我的南中
             岁月留痕
             学碑研究
 
当前位置: 首页>> 学校文化 >> 星耀南中
星耀南中
 
南宫党组织的创建人­——冷楚
发布日期:2016-12-16

冷楚,原名杨曙晓,曾用名杨述孝,杨洁斯(思),河北省易县人,1900年出生。19302月,冷楚化名杨洁斯,受中共北平市委的派遣来到南宫,任南宫中学的国文教员,后又兼任南宫师范讲习所的国文教员。1930年秋,创建了中共南宫县委,是南宫党组织的创建人。

     冷楚家庭出身赤贫,其祖父因参与领导义和团斗争,被满清政府悬赏通缉,家被查抄而破产,全家靠其父母给人做零活维持生活。冷楚五岁时,母亲遭同族财主的逼迫欺辱,几乎自杀身死。因家庭一贫如洗,不能读书,冷楚便跟祖父在家学习,后又托人读了三年私塾。祖父习武好客、知书能诗、性情豪放、嫉恶如仇,常给他讲一些历史名将的征战故事,讲土豪劣绅的贪婪无厌、为富不仁。他严禁子孙与富室子弟往来,如有发现,定加喝斥。冷楚的童年时代,受其祖父的影响颇大。

    因生活所迫,冷楚从十五岁便外出做工,先后在北平、山东等地当过眼镜徒工、盐务警察、帮写员等。1921年在北平杨梅竹斜街的中华印刷局工厂当校对员时,开始利用业余时间自学英文、数学。通过校对北大教授李泰棻的《西洋大历史》讲义,开始接触西方文化,并与李泰棻交上了“大不平等的朋友”,随后当上了李的私人史稿的誊写人。1923年,冷楚考入教育改进社,充当统计生和统计助理员。这期间他读了易卜生、鲁迅等人的大量进步文学作品,使他对自己所遵循的封建伦理道德产生了怀疑,对封建制度的腐朽性与反动性,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一次,李泰棻在家宴客,冷楚第一次见到了李大钊。李泰棻向冷楚介绍说,李大钊是一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革命者”,并简要地介绍了李大钊的革命活动。从此,冷楚对李大钊充满了崇敬与仰慕之情。不久,冷楚偶然见到了一本关于列宁的纪念刊《政治生活》,内有列宁自传以及列宁的有关文章。他如获至宝,一读再读,爱不释手,最后得出了“俄国劳农革命最有利于穷苦人”的结论。改进社内有个叫杨大可的人,要介绍冷楚加入国民党,冷楚回答说,三民主义建党纲领“不如俄国的劳农革命彻底!”杨大可既失望又惊讶,把它当成了李大钊一样的共产主义分子。

    后来李泰棻当了绥远教育厅长,冷楚也于1924年冬到绥远教育厅当了个小职员。因工作关系,冷楚结识了绥远职业专门学校训育主任路作霖(地下党员,后自首),并从他那里借了一本《共产主义ABC》,一口气读完。喜极而奔告路作霖,请路介绍他加入共产党,经再三请求,路终应允。冷楚长期寻求人生出路和中国出路的思想苦闷,从此一扫而光,在世界观上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19263月,冷楚加入了共产主义青年团。4月,团北方局巡视员彭振纲(湖北人)巡视绥远工作,正式建立团绥远地委,冷楚任地委委员兼宣传部长。6月,建立中共绥远地委时,冷楚由团转为中共正式党员,任团地委书记,脱离原职业,专职做团的工作。这期间,组织上曾决定派冷楚赴苏联学习,但因到北方局报到误期而未能成行,仍被派回绥远工作。

19273月,国民党为篡夺革命领导权,蒋介石推行反共清党政策,绥远的党团组织迅速转入地下。根据上级党的决定,冷楚等共产党人跨党参加国民党的工作,冷楚任绥远市党部宣传部长。蒋介石公开叛变革命后,斗争形势急剧恶化,由于叛变自首分子的出卖,国民党绥远省政府对冷楚和路作霖下了通缉令。在紧急召开的绥远党团联席会议上,决定派冷楚赴北平向北方局报告工作。当冷楚启程去火车站时,刚出门即被捕,为了保护文件和避免组织遭到敌人更大的破坏,他在本来可以逃脱的情况下,却放弃了逃脱的可能性。在押赴伪省宪兵司令部途中,他暗中将所携带的报告等文件销毁。后又被转押于审判处。

不久,绥远团地委的其他三位负责人丁钰文、张国霖、崔文斌(均系一中学生)也于学校被捕,并与冷楚羁押一处。同年9月,伪特别法庭开庭审讯。开审前,冷楚向丁、张、崔三人进行了赴审前的思想发动和教育工作,勉励他们坚定革命立场,决不叛变自首。特别法庭的审判团由国民党省党部清党委员会、市党部、军法科和审判处的人员联合组成。在法庭上,冷楚针对国民党政府强加于他的所谓“罪名”,义正辞严地进行抗辩驳斥,慷慨激昂、掷地有声。但在敌人的威逼利诱下,丁、张、崔三人当即自首,供出了整个组织的情况。面对三个卑怯无耻的叛徒,冷楚横眉立目、厉声怒斥,并高唱《国际歌》,表现了一个共产党人对革命事业忠贞不渝的坚定信念。三个叛徒自首出狱,冷楚被伪法庭判处死刑,羁押在省监狱死牢中。他面对随时都会到来的死刑处决,依然团结难友,开展坚定而又灵活的斗争。

被判处死刑几天后的中秋节晚上,冷楚从阴森潮湿的死牢里远眺窗外,只见皓月当空、星光闪烁,不禁感慨万端,挥笔写下了《浩气歌》:

漠北羁政囚,塞上寒风骤;

发乱频搔首,对影惊颊瘦。

今夜中秋夜,月色明如昼,

清光掬作酒,且把心浇透。

呼气入九天,怒与苍龙斗;

苍龙舞白霜,激情热欲狂,

向月频招手,协力复高墙!

凛凛悲歌壮,声敲月魄门,

恨无双羽翼,飞去入云津。

战士驰沙场,成俘亦春蚕,

化育吞桑露,吹丝甘自缠,

慷慨遭鼎镬,温暖寄人间。

月落西山后,东方明未明,

幢幢下黑幕,晦暗断鸡声!

恨深不可泄,血煮心头热,

仰面喷太空,雨洒全世界。

                               ——一九二七年中秋节于狱中

冷楚怀着对党的思念,对革命事业的无限忠诚,对叛徒的刻骨仇恨,奋笔疾书,创作出了《耘归》、《芝妹之死》、《刑场》、《二亩地》等小说和《浩气歌》等大量诗歌。

审判处处长王荣欣是个有正义感的旧官吏,不是国民党的人,家在河北新城县,恰与冷楚邻县,故对冷楚较少限制,颇多照顾。约于11月份,奉系军阀占领绥远,商震军队及国民党势力败退山西,王荣欣的职务也将被人接替。在这种情况下,冷楚便以同乡情谊向王荣欣求援。王慨然应允,并与监狱看守长刘泽长商议说:“奉派如要此人,即谓国民党已带走,因此人是清党委员会羁押,本处并无案卷;如国民党将来要人,即谓当时奉系已要走,正不必枉杀一社会有用之青年也!”由于上述若干巧合条件,冷楚乃被释放。临行时,因大雪封地,王以棉袍相赠,供化装御寒并用,且以冷楚之化名留作相互纪念。

八个多月的狱中折磨,使冷楚染上一身杂疾,虚弱不堪。他目睹国民党的种种倒行逆施,怒火中烧。回家后身心交病,卧床不起。他急于找到党的组织投入新的战斗,但又不能向任何人暴露自己的身份;他恨不能将那些叛徒一网打尽,以免革命队伍龙蛇混杂,祸起萧墙,但又病笃体衰,心余力绌。他就这样身在病榻而心驰神飞,于焦急和寂寞中,“孤独得像一朵雪山暗谷里如火的茶花,……把每日的时光消磨在溪岸的沉思上。”

19286月,冷楚的叔伯三弟(冯玉祥部队第八师金库军需)从河南回家探亲,邀他去河南一游。为了找到党组织,冷楚欣然同往,在河南洛阳闲住月余,仍为找不到党而苦闷。冯部要员荐他去当石友三(冯部第五军)的秘书主任,如不同意当个县长亦可。在高官厚禄面前,冷楚一概婉辞。后得知原在《西北民报》工作的地下党员刘贯一此时正在开封当报馆编辑,便急速由洛阳赴开封,遂由刘贯一为他接上了组织关系,并于同年8月被河南省委派往新乡开辟党的工作,任县委书记。10月,冷楚由新乡去开封向省委汇报工作途中,遭到国民党宪兵的盘查与监视,为避免暴露组织,临时决定改赴北平。

1929年,在保定二师学生、地下党员何荫庭等人的提议与荐引下,冷楚到枣强县女子师范讲习所任教,因发动和领导学生斗争,受到国民党县党部的攻击和排挤,半年后重新回到北平,以给《晨报》副刊撰稿维持生活。在此期间,他结识了奇怪喇叭书店的店主人(地下党员,名不详)通过店主的联系与协助,冷楚于19302月来到南宫中学,任三年级国文教员。这时的南宫正如冷楚所说:“天还在深夜,真理被埋没,但午夜的歌声已冲破了黑暗,震动了一群纯洁的心灵!”他从与南宫中学、南宫师范的学生交往中,看到这里已初步具备发展党员、建立组织的条件,便立即投入了建党前的准备活动。

冷楚首先通过讲学活动,为创建南宫党组织进行思想理论上的准备。课堂上,他讲鲁迅等进步作家的作品,俄国十月革命的故事。经常利用课堂发作文的机会,向学生讲国内外形势,国内阶级矛盾的日益恶化,南方苏区的革命景象,以及只有团结广大民众,走俄国革命的道路,穷人才能翻身,中国才有出路的道理。他的讲学活动深受青年学生的欢迎,他本人更是受到了广大学生的爱戴。

为扩大革命影响,冷楚亲手办起了“毛瑟”墙报,“毛瑟”原于“毛瑟枪”一词(毛瑟枪是德国毛瑟工厂造的各种枪支的总称)。“毛瑟”墙报的创办,在校内外引起了强烈反响。上面登载的都是师生的进步文章,也有冷楚本人的针对性很强的战斗论文。这些文章立即成为杀向旧制度和蒋介石国民党反动统治阶级的投枪与匕首。

同时,冷楚还仿效中央苏区建立少年先锋队的办法,在校内组织了一个学生“晓行团”。每天黎明,他就率领晓行团的学生,手持齐眉棍(与眼眉等高之棍棒),到旧城墙内外进行锻炼。他还为晓行团制订了团歌:

    起来,起来,起来!

    同学们快快起来,

不要沉睡了,

不要耽误了你们的前程。

晓行,晓行,晓行,

我们要做晓行的先锋。

让红霞启迪我们的才思,

让霜雪洗掉我们的遗传劣性。

起来,起来,起来!

晓行,晓行,晓行!

不要沉睡了,

快快迎接东方的光明。

    冷楚也常利用晓行团的操练时间,讲述国内外形势,灌输革命思想。“毛瑟”墙报的创办,晓行团的建立,使冷楚与中学、师范的进步学生有了更加广泛的接触,从中发现和培养了一大批革命积极分子,为南宫党组织的建立,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通过一个阶段的全面了解和观察,冷楚开始了在学生中发展党员的工作。师范学生宋之光,中学学生杨少松(杨文阁)、崔树棠(崔风叶)等人,被冷楚列为第一批发展培养对象。在南城墙一带,冷楚经常找宋之光等人进行个别谈话,向他们反复讲解共产党的性质、任务和党的组织纪律。指明中国共产党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党的中文代号称“大学”、英文代号是CP,团的中文代号称“中学”,英文代号是CY。根据当时党员之间不发生横的关系的组织发展原则,冷楚分别将宋之光、杨少松等人秘密吸收入党。

1930年秋的一天早晨,冷楚召集宋之光、杨少松等人,在城南松树林内召开党的秘密会议,正式宣布成立了中共南宫县委。南宫县委受北平市委领导,与当时的直南特委没有组织上的联系。经过会议分工,冷楚任书记,杨少松负责组织,宋之光负责宣传。同时还作出决议,在南宫中学和师范讲习所建立党支部,两个支部不发生横的关系,支部书记由县委书记直接兼任。

中共南宫县委的正式成立,是南宫人民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划时代的重大事件。在党的领导下,南宫人民的革命斗争从此进入了一个历史新时期。

中共南宫县委建立后,为了逐步发展壮大党的力量,首先在中学、师范的学生中,开展了党的基层组织的建设工作。为了增进对师范学生政治思想状况的了解,趁师范国文教员宋震寰调走之机,冷楚通过师范学生党员宋之光的积极荐引,冲破了校方的阻挠,兼任了师范的国文教员。从而加强了对中学、师范两所学校广大青年学生的直接领导和培养教育。经过一个时期的秘密工作,两个学校的基层组织相继成立,党员数量逐步增加,党的力量逐步增强。南宫中学的党员有:杨少松、崔树棠、郭福记(郭企之)、陈祥欣、冷楚等五人;南宫师范的党员有:宋之光、高云彤、陈以光、于茂盛、王益之、吕尚甫、杨子明等七人。建党初期,由冷楚负责发展的杨少松、宋之光等,是全县党的历史上最早的一批共产党员。以中小知识分子为主要成分的中共南宫县委,为了扩大党的政治影响,逐步改变党的现有成分,决定印发《告南宫同胞书》(以下简称《同胞书》)。由冷楚审定的《同胞书》,深刻揭露了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和恶霸地主对农民的残酷剥削,号召全县农民组织起来,掀起反侵略、反压迫、反剥削的革命斗争。就《同胞书》的散发问题,冷楚在旧城大风亭主持召开了县委扩大会议,亲自进行了部署安排。会后,大家按照约定时间分头行动,迅速把《同胞书》散发到许多村镇。《同胞书》的广泛散发,不仅轰动了南宫城乡,也极大的震动了周围各县。在广大贫苦农民心里,从此埋下革命的火种,使他们在黑暗中看到了光明,看到了希望。

在冷楚来南宫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领导党组织和青年进步学生进行了一系列的革命斗争,因而引起了国民党反动当局的注意。曾被冷楚发动学潮驱逐过的南宫中学反动校长、国民党骨干分子魏灿东,对他更是怀恨在心,经常暗中进行监视,多次向国民党县政府告密,指控冷楚是共产党地下党员和学生运动的领导者。为弄清冷楚的真实身份,他亲赴平津访察。当魏灿东从外地向县政府拍回了关于冷楚真实身份的加急电报后,反动当局决定将冷楚予以逮捕。然而,反动当局这一秘密决定,由女高校长张韵陶和《南宫周报》社的王耕今及时透露转告给了冷楚。因为情况紧急,冷楚当机立断,由宋之光陪同,连夜步行离开了南宫。途中,冷楚向宋之光详细布置了他走后党组织的各项工作,约定了以后进行联络的地点与方法。冷楚在分手前鼓励宋之光:“万一与党失掉了联系,也不要灰心丧气。只要坚持革命斗争,党会来找你的!”

冷楚回到北平后,为了使南宫的党组织不致因他的离开而失掉党的关系,他与南宫县委保持了一段联系之后,就通过密信把南宫党介绍给了威县县委,直接纳入了直南特委的领导之下。

1931年,冷楚任反帝同盟河北省委委员,在组织遭到严重破坏,反帝省委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情况下,仍然坚持工作和斗争。19333月,他被任命为中共保属特委书记,翌年任中共北平市委组织部长,代理市委书记。1936年春,冷楚第二次被捕,关押在保定第四高等法院看守所。在狱中,他始终未暴露自己的身份,法庭只得以“宣传与三民主义不相容之主义”判了他六年徒刑。就在判决的第三天,他便领导难友进行了绝食斗争,以后还进行过其他形式的灵活斗争,迫使敌人让步。不仅改善了生活待遇和政治待遇,还挤走了蛮横凶狠的看守班长。

1937年七七事变后不久,日军兵临保定,国民党政府官员随溃军南逃,狱中犯人也乘机越狱四散。出狱后,冷楚拖着虚弱不堪的身子,不顾疾病的折磨,风餐露宿,步行2000余里进入了太行山,终于重新回到了党的怀抱。他这时已重病在身,突然爆发的心脏病差一点夺去了他的生命。由于党组织的关怀和全力抢救,他住院四个多月,终于恢复了健康。病愈后,他先后担任了晋冀豫省委党校教务主任、校长,太行二分区宣传部部长、组织部部长,太行四分区地委书记,太行一分区地委书记,太行区党委宣传部长、党委书记等职。1949年,他带领太行区党政干部随军南下。

全国解放后,冷楚同志继续以战争年代的拼搏精神为党努力工作,直至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息。他先后担任福建省委组织部长,华东行政委员会人事局长。19566月,因病调回北京,任中央政法干校第一副校长。身为党的高级干部,他仍以一个普通的共产党员要求自己,工作上以身作则,身先士卒;生活中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组织上给他派来两个警卫员,他全都辞回。从福建往北京搬家时,组织上救济他200元,几次送到家里,他坚辞不收,最后还是如数交还给了组织。他住的平房破旧不堪,透风撒气。他穿的衣服多年不换,补了又补。他的专车非公不用,更不准妻子儿女乘坐。正像他在给子女的一首诗中说的:

    斗争革命五十年,牢狱沙场两不闲,

    莫谓老来无劲气,导儿犹可走前边。

    早在1951年,北京医院就对冷楚同志的病情进行过全面检查,发现他的病已到晚期,活在世上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在死神的威胁下,仍然顽强地夜以继日地为党工作了11年。1962617日,冷楚同志与世长辞,终年62岁。

    冷楚同志逝世后,医生曾对他的遗体进行了解剖,只见内脏器官早已严重缺水干腐,就连权威医生也瞠目结舌,解释不出在医学上认为根本无法生存的条件下,他何以又能战斗生活了这么长的时间。实际上结论只有一个,冷楚是一个意志超绝的人。在长期革命斗争环境中锻炼形成的顽强意志,使他一次又一次地战胜了敌人,也战胜了病魔的威胁,最大限度地赢得了为党工作的更多时间。

冷楚同志自1926年入党以后,三十六年如一日,时时事事以党和人民的利益为重,置个人生死安危于度外,他为南宫党组织的创建做出了自己的贡献,为党的革命事业无私地奉献出了自己的一切。

冷楚同志的革命精神和高尚品格永远鼓舞我们前进。

 

              (选自河北南宫中学百年校庆丛书)

 

 

Copyright(C) 南宫中学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3018825号
地址:河北省南宫市育才路 邮政编码:055750 Email:ngschool@163.com 联系电话:0319-5222592
建议分辨率:1024*768 技术支持:河北网